这是您分享这页面的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您的每次浏览我们都将
捐一分钱给山区买鸡蛋

首页 > 资讯分享 > 热文 >队友割断了唯一的救命绳,悬挂在海拔5000米以上陡壁的他摔入冰裂缝后却回到了营地
队友割断了唯一的救命绳,悬挂在海拔5000米以上陡壁的他摔入冰裂缝后却回到了营地
时间:2016-08-02 07:38:04
分享到:

队友割断了唯一的救命绳,悬挂在海拔5000米以上陡壁的他摔入冰裂缝后却回到了营地
2016-08-02 07:38:04 365分享网

封面图为电影《冰峰168小时》海报。图片来源:subscene.com

绝大部分人,包括山友们一生中也无法遇上英国登山家乔·辛普森(Joe Simpson)与同伴西蒙·耶茨(Simon Yates)在31年前经历过的那场劫难--瓦斯用尽、变天迷路、踩踏雪檐、摔断右腿、吊挂陡壁、跌入冰缝.…..三天的下撤,一个个意外接踵而至(以下文中所有动图与截图均来自电影《冰峰168小时》)。

期间,两人无数次直面生死。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方,当气温下降至零下80℃,所有的抉择都赤裸裸地直指内心,无法界定对错。今天,让我们跟随纪录片《冰峰168小时》见证这场奇迹。

西坡,我们来了

秘鲁的安第斯山脉,海拔6344米的修拉格兰德峰(Siula Grande),是那里最后一座没有被攀登的山峰。对未知领域的强烈好奇心,吸引着乔与西蒙不远千里抵达山脚。

美丽的修拉格兰德峰。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场攀登将成为人生中最艰难漫长的六天。

此次,两人决定沿着从未有人攀登的西坡,用阿尔卑斯方式进行攀登。这条路线,需要经过满是乱石的冰渍区、布满裂缝的冰河区、刀刃状几乎呈垂直(60°-80°)的冰雪坡。即便对于一个四肢健全的登山者,也十分艰难。

当乔来到西坡山脚下,抬头望着这面陡壁路线,脱口而出:“这真是十分巨大”。

在距离山脚几公里的地方,乔与西蒙遇到了理查德(Richard),一个没有任何攀登经验的户外爱好者。随后,他答应加入两人的队伍,留在大本营帮忙照看行李等装备。

一切就绪后,两人自信满满踏上了征服之路。第一天,一切都进行地相当顺利,在完美躲开了冰河上的所有冰裂缝后,到达预定高度挖雪洞,融雪为水,进食休息。

第二天,天气开始变得糟糕,暴风雪不期而至。

攀登变得相当艰难。

第二天,伴随着海拔的上升,天气开始变化,疾风开始肆虐,卷积着大片的雪粒让人难以呼吸,加上气温锐降导致攀登变得十分艰难。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里,他们只勉强上升了几十米。

第三天,天公作美,没有风,视线清晰。两人进入了一段极为陡峭的冰壁,这是一段“噩梦般的凹槽”,滑下的雪盖在峰壁上,如同一把把尖刀,到处都是冰碛、雪蘑菇与冰角。

噩梦般的凹槽与雪蘑菇。

每一次向雪中插入冰镐,都需要挖得很深很深,因为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粒状雪,踢入冰爪也一样,稍不留神便会摔下数千米的悬崖。在重力影响下,两人的动作显得缓慢而费力。

在乔的印象中,这是他登过最不稳定,最不可测,最危险的山脉。

终于,在下午两点左右,他们到达了西坡北峰,顺利经过了要命的凹槽。紧接着,是一段覆盖着及膝积雪的爬坡,直通向顶峰。

乔第一次想放弃登顶。

此时,精疲力尽的乔想:“已经到达西坡了,干脆回去吧。”但下一秒,望向不远处的峰顶,另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都到这里了,为什么不登顶?”

一步一步,一步又一步,乔与西蒙站上了顶峰。不过,身边的景色还来不及好好欣赏,两人就开始担心漫长的下山路。经过观察,他们认为从北面的山脊下降或比较容易,至少可以“行走”,但这个判断完全错误。

实际上,这条路线情况非常复杂,且可怕:西边几乎是垂直的,并且布满了冰角,东边则是陡峭的凹槽,直下900余米:

极端难行的下山之路。

我们当时非常震惊,情况变得相当危险。在那种情况下,我都有点失控了。

此时,东边的大片云朵开始飘了过来,风也渐渐变得强烈,能见度很差。在下降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完全迷路了,“眼前一片白,什么都看不见。”

寻着云朵缝隙露出小孔的光芒,西蒙看见了山脊,开始向上爬,但他不知道自己正走在一个巨大的雪檐上。

雪檐瞬间塌了,西蒙急速滑坠,连同乔一起。

第一个意外发生了,雪檐顷刻坍塌,西蒙与乔开始滑坠,

当冰雪都像我掩盖过来的时候,我被悬挂在中间,一直滑到了山峰的西边。

还好,他们成功采取了紧急制动,同时因祸得福地找到了正确的山脊。天慢慢开始黑了,原本预定今天就应该下山了,但两人此时还呆在海拔约6000米的地方,而且瓦斯已经全部耗尽。

乔的腿,断了!

第四天,乔与西蒙早早开始下撤。当时,西蒙还非常确信当天一定能够安全下山,因为尽管没有了瓦斯,但是瓶子里面的氧气还很足,完全够全程。

乔在前面探着下撤的路,突然遇到了一堵垂直的墙切断了山脊。随后,开始手脚并用下降的他遇到了第一个致命的突发:

噩梦般的瞬间。

我将冰镐抓进冰里,然后慢慢移动,全身的重量都悬挂在了上面。

当我把冰镐插进去的时候,冰壁发出了一种很奇怪的响声。

就当乔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敲击、插入冰镐时,冰壁毫无征兆地裂了。没有任何防备的他重重摔了下去,右腿直直戳在了冰面上。这一下,他的小腿与膝关节脱离了,胫骨节直接插进了膝关节,从水平位置向上移动至大腿。

那一刻,剧烈的疼痛让乔抑制不住地喊叫:

我快要痛的发疯,开始的时候完全无法忍受,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过了一会儿,疼痛好了一些,我从西坡往下看,与平行的山峰对比,确定了大概的海拔高度。

我想腿不能断,断了就完了,那我就死了。

剧烈的痛感让乔扭曲着身体,不知所措。

然而,当乔翻过身,用手摸着自己的右大腿,确定没有留出血,并转过身想试着站立时,他有一次没能着力地滑了下去,“感觉到已经没有了骨头。”

此时,保护绳另一段的西蒙也来到了切断的山脊边,从上往下,他看到了乔露出的一个他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眼神:

乔的眼神里充斥着绝望、无奈、惊恐,这一眼让西蒙永远都无法忘记。

看到他的样子我吓坏了。看起来很惊恐、绝望和恐怖,脸上有太多的情绪。

“你没事吧?”西蒙问。

“是的,我没事。”乔最初想这么回答。

但一秒钟后,他突然觉得这个回答“真他妈的愚蠢”,于是应道:“不,我的腿断了。”

我要把乔带下去

乔与西蒙很快意识到了事件的严峻性,紧张的气氛开始滋生,两人的脑子里迅速充斥了无数的想法--

西蒙:突然,我觉得我的厄运来了,真的,麻烦大了。如果我们中能有一个人出去,都算幸运的了。

我想如果他滑下去的话,我马上走掉,丢下他,然后自己下去,我不会与他争论什么,因为在当时那种状况下(我)真的这么想过。

乔:他顺着绳子下来,给了我去痛片,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他不得不离开我,他完全可以说“我去找人帮忙”,然后我回答“好,行”。

但,大家都知道不会有任何人帮忙,这只是一种说辞。

在面对个人生命的时刻,两个人的内心翻涌着。这时候的任何想法,都是不可被指责的。因为放弃与留下,哪一个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最终,西蒙选择冷静,选择留下,并开始集中精力想着如何用两人手中加起来大约100米的绳子带乔下山。

随后,他们制定了如下计划--

首先,西蒙挖出一个雪窝让自己能坐下,将两根保护绳连了起来,一头系住自己,一头系着乔,用下降器一点一点将他放下去。等到绳子放尽,西蒙再爬下去,挖雪窝,放绳子,如此反复。

西蒙快速将乔放下,过程中没办法顾忌到他受伤的右腿。

西蒙快速地下降着乔,在此过程中,乔的身体在雪表面上摩擦,伤腿不断被磕到而生疼,溅起的雪块也打在脸上,“我非常的生气,觉得西蒙弄疼了我,尽管我也知道他不得不这么做”。

无论下降地多快,夜幕还是降临了,但此刻两人已没有多余的瓦斯可供过夜休息,于是只能硬着头皮下降。

突然,乔觉得自己的身下遇到了一块坚冰,而且非常陡峭,立即赶到不妙,便大声呼叫西蒙不要再放绳子,但声音却淹没在了凌冽的风中。

乔感到地形的变化,大声喊着”慢点“,但无济于事。

毫不知情地西蒙放着绳子,无法动弹的乔快速下降,当绳子耗尽,他被凌空挂在了悬崖上,脚下几十米处有一个巨大的冰裂缝。

乔瞬间被拽了下去,悬挂在空中。

就在绳索到头的瞬间,西蒙也感受到了巨大的身体重量,手里只能拽着绳子,

当时我没多想,只觉得可能他掉在了某个陡峭的雪坡上。

于是,西蒙向上拉动着绳子,示意让乔站起来,以削减重量。但乔已无法做出任何有效动作,他试图用冰镐接近冰壁,但距离太远,唯一获救的机会只能顺着绳索向上爬。

乔脚下几十米外有一个巨大的冰裂缝,这让他感到十分恐惧。

乔取下了手套,用几乎冻僵的双手拉着绳结,当套好了一个准备套另一个的时候,唯一可以上升的装备掉落了,

乔用冻僵的双手艰难地打着结绳。

我没法做任何事情,从心里上已经被打败了,只能挂在绳子上等死。感到极度的绝望,懊恼与害怕。

另一头的西蒙,也正经历着难以忍受的过程:一方面夜间风暴开始增强,风寒指数降得很低,温度大约在零下80℃左右,长期坐着没有活动,身体开始变得僵硬;另一方面屁股下的雪也变得极不稳定,正缓慢地往下崩落。

必须剪断保护绳了

西蒙朝着乔的方向大喊了几声,不知道为什么需要花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有动静。这么坚持了一个半小时后,他发现自己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脚下的积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开始慢慢往下滑。

尽管乔也希望西蒙能下来救他,但却绝不可能,一旦下来,他会立刻摔出100米开外,直接丧命。

此时,再也无法继续等待的西蒙想起帆布包里有一把小刀,飞快地做出了决定--割断保护绳:

对我来说,这看起来好像是特殊情况下正确的做法,我没有别的办法。照此下去,迟早也会被拖进山下去。

绳子被割断,乔掉入了冰裂缝中。

这一刀,西蒙下得很果决。紧绷的绳索“砰”得一声被弹开,另一端的乔在一片漆黑下砸下距离脚下几十米的一片大雪壳中,掉入冰裂缝。

手脚被释放的西蒙几乎被冻僵了,趁着最后的力气,他开始挖雪洞,将身子蜷进去,裹着睡袋,并把背包压在洞口抵御暴风。洞内的时刻,显得十分难熬与可怕:

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乔会怎么样。很久之后,身体才暖和过来。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因为天气实在太冷了。

我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对水的渴望变得极度强烈。我甚至可以闻到周边雪里水的味道。

过了不知道多久,跌落的乔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落入了一块凹凸不平的黑暗中,估摸自己大约滑了50左右。随后,他点亮了头灯,望向无尽的下方,黑暗瞬间吸收了灯光,黑不见底,“只要再往右半米,就直接摔到了深渊底部。”

醒来的乔,慌乱地开头灯看着四周。

随后,他立即在岩石上做了一个保护点,将自己的位置固定住,现在唯一的希望似乎只能沿着绳索向上爬出冰缝,但“根本不可能。”

看到断绳的一刻,乔有些庆幸也许西蒙还活着。

此时,乔确认西蒙已经遇难了,绳子才会突然断下来。他开始往下拉绳子,但却没有感到任何重量,直到看到断裂处。那一刻,他想着,自己会死,但还好西蒙应该可以活着。

绝望吞没了乔,深不见底的裂缝、一条断了的腿、没有食物与水。他默默关上了头灯闭上了眼睛,耳边有风、有水滴。

不一会儿,他又打开了头灯,环顾四周,感到无比的孤独与难过:

我才25岁,身强力壮,有抱负,想爬上世界高峰。这只是我们的第一站,现在完全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处于崩溃边缘的他,开始不断爆着粗口,发泄自己的愤怒,“愚蠢,愚蠢,该死,该死!我出不去了!”

事后在回顾这段经历时,乔说自己很孩子气,只会哭了又哭,觉得自己应该更坚强才对。

“乔死了。”

就这样,乔在一块凹进去的雪窝中坐了一晚上,清晨五六点醒了过来,开始呼喊西蒙的名字,期待能被听到,得到救援。

乔在冰缝中就这么坐了一夜,清晨醒来时全身几乎覆满了雪。

醒过来的西蒙,收拾好了行李,一种“乔可能在前晚已经离开,自己也会死去,算是一种报应”的强烈恐惧感袭来。尽管这么想着,但他并不想呆呆得坐着,在愧疚中无为而死,“要死也死在登山途中。”

随后,他开始沿着陡峭的冰面开始下降,直到看到一个冰悬崖底部的巨大裂缝,“大约有30英尺宽,从我的角度看不见底部。”朝着洞口喊了着乔,但没有回应,于是继续下降。

乔则在冰缝中,时断时续地大喊西蒙的名字,心中仍有期许:

我非常的口渴,他肯定也是,说不定他会想下来喝水。同时,他肯定也想找到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约莫早上十点过去了,乔才真正确认西蒙不会下来找他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

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带大的孩子,我很久以来却都不信仰上帝。我总是想知道,是否真的会有东西能够集中意念,无论是否能够获救,都会祈祷“上帝呀,救救我吧。”

不过,上面的祈祷一次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我真的不相信(这些),死神真到了的时候,是摆脱不了的,死便死了,也没有来世,什么都没有。

想通了这些后,乔开始思索该如何爬上掉下来的洞口出去--一方高度约25米的悬垂冰壁。他将冰镐狠狠插入冰壁,靠着左腿的力量撑起身体,试图往上挪动,但受伤的腿却无法将冰爪踢入冰面受力。

想向上爬出洞口的乔,每一次都重重摔了下去。

没有意外,他重重地摔了下来。

就在乔与西蒙身处在绝境中时,留守在大本营的理查德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强烈的感觉到两人可能已经遇难,但他并不想离开:

我不能离开营地,因为一件事情,我对他俩还一无所知,除了姓氏,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他们摔下山,也会是在山地跌落。也许,能在冰河的底端看到他们。

冲着这个直觉,理查德简单收拾了一些装备,开始前往冰河区。

几乎就在同时,西蒙也来到了冰河区,“这个阶段,我相信自己是会死的,因为上面有要多暗藏的冰裂缝”。幸好,他找到了上山时已模糊的足迹。

当西蒙出现在理查德视线中时,模样已经辨认不出了。

到达冰碛区时,长时间处于口渴状态的西蒙,其体能已趋近瘫痪,但一路上脑子里却被内疚、担忧等情绪充满了:

我该怎么办?该如何对乔的爸妈,我的朋友还有理查德解释发生的一切。

也许该想出个好故事,让自己好过点,当时我真的想了很久。

理查德与西蒙在逐渐靠近。终于,从冰碛区的一块巨石后面,一个轮廓慢慢走向理查德,“他看起来非常可怕,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

“乔在哪儿?”

“乔死了。”

两人回到营地的路上,西蒙向理查德说出了全部的故事,没有任何编造。后者听罢,没有批判、没有指责,只是用沉默代表着认同。

搏一把,下到裂缝底部

在经历了几次向上爬行的失败后,乔意识到这个方式除了消耗仅存的一点体力,没有任何效果。

他望了望深不见底的裂缝底部,又掂量了手中几十米的绳子,停顿几秒后,绳子被抛入了下方的黑暗里,“必须做出决定,即便是错的,不然就永远被困住。”

往下至冰裂缝底部,是此时乔唯一可能的出路。

乔没有在绳子的另一头打结,因为他清楚“如果下面什么都没有,自己也没有任何体力做什么了”。

一步一下滑,他的双手死死地拽着绳子,能动的左脚踩着冰壁借力,突然停下,转头向下望去,口中开始念叨“妈的,真是太巨大了。”

就这么一直重复着动作,每下一步乔的心里都在打鼓,但却也并无其它退路。不知过了多久,他来到了一个形状像漏斗的区域,距离天花板约50余米,整个空间有圣保罗大教堂那么大,“这应该是底部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害怕往下看,怕下面会什么都没有。鼓起勇气,看了一眼,“有一块坚硬的雪地”。从雪地往上15米,有一个斜坡,顺着坡面看向顶端,一束阳光从一个小洞口照了进来,

下到底部的乔看到了生的希望。

这就是我要找的出口。

我能够,也一定要爬上去。

于是,他开始爬,刚动一下,身下的雪层里传出了断裂的声音,“仿佛置身在蛋壳上。”一边担心,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向上挪,终于到达了真正坚固的地方。

接着,乔开始借助两支冰镐,以及左腿的冰爪做支撑往上攀登,但断腿总会或多或少地碰到冰壁,“每爬一次,几乎就痛昏一次。”伴着撕心的疼痛,世界回到了眼前。

向上的每一步,都极为困难。

那一刻,整个修拉格兰德峰只剩下躺在雪地里,傻笑的乔。

终于见到天空的乔。

很快,他坐了起来,看到了地上一串西蒙下山时的清晰脚印,意识到“还早得很,后面还有几公里的险恶冰河。”

远处数公里的险恶冰河蔓延开去。

设定自己再“走”20分钟

乔看着目之所及数公里的冰河,他思索着:极度的脱水与缺食让枯竭的体力,绝对无法承受接下来的路程,“我该设定一个目标,让自己在20分钟内爬到。”

只能坐着倒行的乔。

无法用腿直立行走的他,设定了目标,用倒划船的姿势,顺着西蒙留下的足迹下山。

老天对他的考验还没有结束。天气开始变得恶劣,风暴又来了,下午四点零九分,还在缓慢移动的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脚印被风吹散,被雪慢慢覆盖。

风雪让地方的脚印开始变得模糊。

临近天黑,那条唯一能带他走出冰河的生命线被完全淹没,“我开始绝望。”

天亮了,但地上已没了任何痕迹。往后,乔只能挪一段,停下,用冰镐支撑身体站立看路线。在艰难经过一个冰裂缝迷宫后,突然脚下的冰面开始下滑,他到达了满是石块的冰碛区。

清晨,地上一片平坦。

大大小小的石块,对断了一只腿的人来说,比冰河区还可怕,无法做任何的滑行,也不能坐着靠双手移动身体。

此时的乔,极度渴望水,视力也因雪盲而变得模糊,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能否走得到营地。迅速地,他脱下了头盔,打开背包,清空装备,扔掉了炉具、绳索、快挂,将右腿用地垫与扁带包裹、绑紧以及固定。

乔快速固定着自己的断腿。

一切就绪,他将冰镐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做支点站起来,往前跳一步再平衡着行进,“我知道必然会摔跤,每摔一次,都像腿又断了一次。”

走一步摔一次,每次都像是重复着断腿的动作。

摔了很久,疼了很久,乔发现才走了2.7米,“再走20分钟,你必须到那边去。”

慢慢地,脑海中出现了两个自己的分身:一个毫不理会身体痛楚,非常冷酷地命令“必须走!”,另一个则看着周遭的一切,感到一天又将过去,一切变得十分诡异。

又一次,乔重重摔倒了,耳朵紧紧贴在石块上,传来了下面冰河里流淌的水声。这让极度脱水的他非常抓狂,拿起冰镐,使劲挖石块,却一无所获。

那是鬼,还是乔?

回到营地的西蒙,一直不愿意立即离开,他想呆多两天,整理思绪。

直到第七天,理查德提出明早该走了,“我很担心他的状况,觉得应该赶快远离出事地点,他的手指被冻伤的相当严重。”

当离开的时间决定后,两人将乔的衣物放在一起焚烧,代表最后的告别。此时,几公里外,乔还在冰碛区上痛苦的挣扎着。

夜幕再次降临,乔不知道爬了多远,面朝天空倒在了一片碎石上。那天晚上,能见度极高,漫天的星星让他开始思考无止尽的时光,

那时,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躺在那里仿佛度过了几个世纪,度过了一生,又好像我成了岩石的一部分,于是我便不想再起来了。

第七天,被阳光温暖着醒来的乔睁开眼,开始觉得“这样真舒服,不动也就不会痛。”于是,第一次很不想起来继续前进,但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

往前走,不是因为觉得自己真的能够到达营地,或幸存,只是想在死的时候,能有人在我身边。

重复着昨天的动作,跳一步,挪一步。在滑下一个斜坡的时候,有一缕水从石缝间流了下来。乔将嘴贴在石块上,拼命吸着水。

乔拼命喝着石缝间的流水。

就连流入沙石间的水,他也必须蓄起来喝。

这救命的水,让乔的身体渐渐获得了一些力量,并迎来了许多天的第一次嘘嘘,同时让他顿悟了生命:

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什么都不是,不在乎自己是否有尊严,是否勇敢或软弱。

此后的一段时间,他开始出现幻觉,看到了几个脚印,便认为西蒙和理查德就在自己后面,因为怕自己窘迫的样子会产生尴尬,所以一直不出现,“他们会来救我,只要我继续向前。”

一个多小时后,乔回到现实,明白没人会来帮忙。下午四点多,他来到了一个湖的末端,那儿有一个冰碛行成的坝,站上坝顶俯视,就能看见营地帐篷。

此时,乔闪过第一个念头是认为自己可以走完这段路程。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念头蹦了出来:“那儿还有别的人吗?距离与西蒙分开,已经第四天了。”

按照惯例,夜幕会在六点降临,乔来不及纠结西蒙是否已经走了,只想用最快的速度到达营地。两个小时候,他来到了坝上,但天气却骤变,四周开始涌现浓雾,辨不清方向。

“西蒙!”乔大叫了一声,等待着回应,却什么都没有。他的手紧紧抓住了一块石头,开始哭泣,同时很想钻进睡袋中休息。

体能耗尽的乔,开始出现了强烈的幻觉。

强烈的幻觉第二次袭来,他不再看手表,一切变得分崩离析,脑中开始出现没有逻辑的对话,表情也控制不住地痴笑,

我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也没有想到所爱的人,事,物,这些都没有。

迷幻持续了一段时间,突然一首欢快的歌在耳边奏起,挥之不去。唱这首曲子的组合,乔其实非常不喜欢,无奈声音慢慢变大,变得令人狂躁。随后的几个小时,他开始剧烈的挣扎,企图摆脱恼人的歌声。

在乔获救之前,进入他脑中的就是这首歌,很振奋人心。我不知道,是不是这首歌,让他最后“烦躁”地坚持了下来。

入夜,雪花飘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的乔睡着了,疼醒,又昏睡,又疼醒。来回几次后,猛然间他闻到了一种十分刺激的辛辣味儿,精神一下振奋了。

极为缓慢地,花了很长时间清醒后,他意识到自己爬过了营地的厕所。

乔用尽最后的力气,呼喊着西蒙的名字。

“西蒙!”乔痛苦地一次又一次呼喊着,他知道自己真的真的再也爬不动了。

没有声音,没有回应。在录音棚中回忆这一刻的乔,眼眶的泪水无法止住: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的乔,感到非常绝望。

我感到自己失去了什么,我失去了自己。

拂晓慢慢临近,帐篷中的理查德醒了过来,听着外面凄厉的风声,猛然一声“西蒙”闯入耳中,

我觉得唯一可能的就是乔在外面呼喊,但又觉得不可能。然后,又听到了一声,更加清晰的“西蒙”。

一开始,我很害怕,他应该在三四天前就死了。但如果真是他,那也将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能熬得过,那不可能还是人。

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理查德只能呆呆地躺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随后,西蒙也醒了过来,并立马听到了乔的呼喊。

帐篷内的灯,亮了,西蒙立刻起身穿好衣服出帐寻找,

帐篷的灯亮了。

“乔!是你吗?”

“西蒙。”

西蒙的头灯在岩石间移动,沿着河床走出了约300码,乔的声音变得真实。

直到见到乔,西蒙才真的相信。但看着面目全非,凄惨到极点的队友,他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于是狠狠掐了自己,才最终确认。

已经完全变样的乔。

“噢,见鬼!”

“救我。”

“你还好吗?真该死!”

“理查德快来抬他,理查德你他妈白痴啊,过来抬他!”

“嘘,没事了,乔!”

“好了好了,你安全了!”

我记得,西蒙抓住了我的肩膀,然后抱住我,我记得那个,那种被抱住的感觉。

两人将乔抬入帐篷,他很快开口说了一段话。这段话,让西蒙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他感谢我,试着把他弄下山,谢谢我做的一切努力,直到割断绳子。

他说,换了我,也会那么做(割断绳子)。

后记

这次攀登,让乔瘦掉了体重的三分之一。回归城市后,他在两年内,接受了六次手术。尽管后来他希望重返登山,但继续得相当艰难。

同时,西蒙则因割断绳索,让乔摔入冰裂缝的举动,遭到了部分登山者的强烈指责,承受了大量压力。最终,无法忍受的他放弃了酷爱的登山,离开了舍费尔德登山俱乐部,隐居在一个小村庄上。

直到乔出院,他来到俱乐部看望西蒙,才直到所发生的一切。即便他多次向众人说明当时的情况下,割绳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没人愿意听。

在这种情况下,乔萌发了写书还原整件事情过程的念头。1988年,《感受空旷》一书正式出版(书名也正是电影的英文名字《Touching the Void》)。在其首页上,他特意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希望读者在看《感受空旷》时,不要断章取义,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耶茨割断绳子的那一段上。我写这一段,只是想把事件完整地呈现出来,我希望读者也能从全面的角度去理解当时的状况和行为。

《感受空旷》引发了登山界以及非登山界的共鸣,许多人开始给西蒙写信,表达对其割绳的理解,曾经不理解他的登山者们,也纷纷来信致歉。

不久后,舍费尔德俱乐部重新请回了西蒙。此后,他回到了自己热爱的登山事业,“现在登山不仅是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也是在完成乔的心愿。虽然他不能再登山了,但是我要帮他完成他应该攀登的那一部分。”

乔则因《感受空旷》这本书,发掘了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于是积极投入到了创作中,并用四本作品,奠定了其“纪实作品大师”的地位。

在乔与西蒙之后,迄今再也没有人顺着他们的路线登上过修拉格兰德峰。这场劫难,也让他们成为了人生挚友。

其实,主动放弃一条生命,并不如想象般容易,更不用说还是曾将性命完全交付的队友。

回想整个事件,乔的意志力、西蒙的大义、理查德的重诺,随便哪一条都足够震撼人心。只是,请不要忽视在这些闪光的时刻里,也始终掺杂着被大众所不齿的情绪:

乔对西蒙在下降时弄疼断腿时不可抑制的愤怒;

西蒙脑海中闪过“丢下他”以及“编个故事”的念头;

理查德期待平安回来的是“西蒙而不是乔”的私心……

这些阴暗面,不要过分为之感到羞耻,它们也是人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实的,而真实才是最有力量的。

最后的最后,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两位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登山家--

乔·辛普森(Joe Simpson)

1960年8月9日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

伤复出院后,他也曾多次尝试再登山。1991年,他攀登了尼泊尔的帕切莫峰(Pachermo,海拔6187米)。

2000-2003年,他曾六次试图攀登艾格峰北壁,但均因坏天气失败。

西蒙·耶茨(Simon Yates)

1963年出生于英国莱斯特郡

20世纪80年代,他在舍费尔德大雪完成了生物化学学位。毕业后,便开始投入到登山运动中。

2009年7月,他成功带领一支四人登山队等定了列宁峰(Lenin Peak ,海拔7134米)

相关阅读

《不远行,不花钱,也能走尽梦想之地》--那些值得一看的登山电影。

(全文完)

雪线之上,你和山野的连接

原创文章,禁止媒体抄袭和无授权转载,保留一切权利

文章某些图片无法联系到作者,如果有侵权,请您与我们联系

该文章由365分享网独家供稿

阅读40

最新图文资讯

高考放榜莫以分数论英雄

热文 2017-06-23 00:19:53

高考放榜莫以分数论英雄

今天,甘肃、四川等地将率先启动高考分数查询,这也将拉开2017年各地高考成绩放榜的序

林彪坠机之后周恩来总理怒斥此人:两条心!

军事 2017-06-23 00:19:46

林彪坠机之后周恩来总理怒斥此人:两条心!

林彪坠机一周后,周恩来听完汇报指着坠毁飞机的残骸照片,怒斥吴法宪:“这都是你两

新房家具家电总算购齐,朋友都夸卧室装修的漂亮,客厅设计最大气

热文 2017-06-23 00:19:35

新房家具家电总算购齐,朋友都夸卧室装修的漂亮,客厅设计最大气

概况:风格:现代简约 面积:125平 户型:三居 预算:27万简写:用时128天、花费27万装修的新房,

这三款之前加价抢着要,现在打折没人要,为啥?

汽车 2017-06-23 00:19:24

这三款之前加价抢着要,现在打折没人要,为啥?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总有些车型是需要加价的,比如加价双子星途观和CRV,哪天上市不加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探访中国最大鬼城:市政府迁入仍空空荡荡

热文 2017-06-23 00:19:24

探访中国最大鬼城:市政府迁入仍空空荡荡

5月21日,康巴什乌兰木伦湖广场。探访鄂尔多斯“鬼城”:去库存是当地政府心头之患周末的中午,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政府前的广

毛泽东至死不原谅彭德怀 真实原因曝光

热文 2017-06-23 00:19:24

毛泽东至死不原谅彭德怀 真实原因曝光

资料图:彭德怀与毛泽东■被拉上山的万毅未脱厄运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国共产党的两次重要会议的总称。7月2日至8月1日是中央政治

DGC

美女 2015-08-20 07:19:34

DGC 性感比基尼 純奈かなえ Part1

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性感比基尼純奈

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

美女 2015-08-08 19:34:14

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

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推女郎莫雨湿身诱惑性感露骨推女郎莫雨湿身诱